当前位置: 主页 > 药企新闻 > 正文

医药代表: 我们不是推销药企, 而是推销有科技含量的先进治疗理念

发布时间:2017-12-26 17:11 浏览:

(原标题:医药代表: 我们不是推销药企, 而是推销有科技含量的先进治疗理念)

医药代表: 我们不是推销药企, 而是推销有科技含量的先进治疗理念


医药代表: 我们不是推销药企, 而是推销有科技含量的先进治疗理念


医药代表,这个长期隐匿在公众背后的职业,平时到底做什么具体工作?

经过多方联系,记者找到了几位在广东工作的医药代表,吴天便是其中一个。对吴天而言,接受记者的采访更多是一种吐槽,刚见面就向记者提问,“我觉得记者这个职业很神秘,《纸牌屋》里有个女记者为了拿独家不择手段,你们记者都这样吗?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么我可以告诉你,我们医药代表和大多数人印象中的也不是一回事。”

“不是所有卖药的都能称 代表 ”

什么是医药代表?在采访之初,吴天就先强调道“不是所有卖药的都能称 代表 。”

“我觉得应该把医药代表分开来看,我们说的医药代表都是学术代表,而那些一点医药知识都没有的,其实是推销员。推销员是推销员,医药代表是医药代表。”

为了更好地说明自己的观点,他又拿出收藏在微信里的段子:

“小张,听说你大学的专业是中药学?”“是的,领导。”“那好,去帮我配点感冒药。”“领导,请你尊重这门专业,中药学是……”“请你谈谈冬虫夏草的成因,有效成分以及真伪鉴别方法。”“领导,药店在哪?”

“这些段子里调侃的就是这类推销员,而我并不是,我是医药代表。”西装笔挺的吴天,说话时语速极快。虽然他不愿意过多谈到自己的个人信息,但他一再向记者表示,自己是某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,学的是生物制药专业,从事医药代表超过15年。

他希望通过这样的身份背景,表明自己对临床医学和药物作用的机理等有着丰富的专业知识,无须多加培训,便能与医生进行沟通。医学知识的掌握无疑成为医药代表与医生沟通的关键所在。吴天举例道,比如你千辛万苦联系到了一个知名医生,准备和他商量开一场关于儿童哮喘的最新讲座。结果医生问,除了普通的哮喘外,这次讲座是会关注胸闷变异性哮喘,还是咳嗽变异性哮喘上?“听到这你两眼一摸黑,那肯定是不行的,所以医药代表绝对不是普通的销售员。如果只是擅长搞人际关系的代表是走不远的,那还不如真的做个销售员。”

更让吴天觉得哭笑不得的是,当他辛苦推销为患者提供帮助的药品时,却被社会上误解扣上一顶又一顶的负面帽子,而那些打着幌子的骗子们却能轻易获得信任与好评。

他这顿牢骚来自于最近的保健品诈骗事件,“两万多的蜂胶居然有人买,治疗癌症的药才多少钱?居然有人信他们,还有人觉得那东西真的有用,而我们得不到信任。”

让他最直接受到伤害的人是他的岳父。患有糖尿病的岳父一再拒绝了吴天的提议:去三甲医院治疗。坚持选择在家吃保健品,并且感觉身体好多了……“我和他辩论了很多次,结果感觉我是个固执的傻帽。”

医药代表曾比白大褂更让人向往

事实上,最早组织医药代表队伍的几家公司,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找来的人不仅仅是懂得医药知识的学术代表,而且几乎都是大中城市医院里的医生们。这让很多国外的专家们认为不可思议,一个医学院学生,经过五六年艰苦学习,好不容易毕业穿上了白大褂,居然肯离开这样一个治病救人的体面职业,去做销售人员。

“做医生太苦了,病人住到你管辖的床位就由你全权负责,哪怕下班了还装在脑子里,不能全部放下。一个病人好了,又进来一个,周而复始,几年下来很疲劳。经济收入又不算高,评职称、涨工资都要按部就班,不知几时能挨到,一辈子能看到终点,就想换换环境,做更有挑战性的工作。”这几乎是第一代从医生变为医药代表的共同答案。

2005年毕业的陈默就是其中一员。尽管彼时医药代表已经走过了“黄金时代”,他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比医生更为让人向往的职业。“它就像那个年代宝洁等快消外企之于大学生的吸引力一样,无法拒绝。”即便是象征稳定且体面的白大褂也不能打动他。

“我可能一直在做 假 医药代表”

陈默穿着一件夹克外套,理着整齐的短发,看上去颇有些文人气质,话不多,声音也轻柔。这样的形象和影视作品里,或者口口相传的医药代表似乎不太像,而他讲述的经历和人们印象中的医药代表也相差甚远。




上一篇:中国市场成外资药企福地
下一篇:济南31家医院抱团向药企“砍价”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